Monday, September 01, 2008

最後的道別




Anne的電話將我從午睡中驚醒她說他以轉入ICU而且醫生說只有三成幾會我以知大事不妙。我立刻致電仔及倡叫他們盡快趕去。。。2008年8月31日傍晚七點多我輿仔一起陪伴這位相識了差不多三十年的好友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

他在課室裡一有空總是會埋頭"眯"他最愛的武俠小說而他雖然年紀最大但因個子細小所以每個人經過他的坐位都喜歡摸摸他那頭短而捲的頭髮當他是小弟弟般。而他總是闊佬懶理懶洋洋的繼續看小說。他對我們提議的任何事都是懶洋洋的無意見......他就是那麼與世無爭。

我時常取笑他入建築系只因他在電子系開學那天睡不醒而他對我的取笑亦是例牌的報以懶洋洋的傻笑。但可能是天意他其實在建築系成績是不錯的。印象深刻是他的畢業作品竟然從日本新機械派建築大師高松申的Killing Moon那裡羅到靈感大膽的做把劍。。。真係唔到你唔服。

我寫不下去了。。。。2008年9月1日凌晨4點31分。。。。。永別了老朋友。.....你那招牌懶洋洋傻笑會長留我心中.

2 comments:

Claire said...

pray for him

Chiewata said...

its almost a year already.....thanks clacla